• 返回頂部
  • 400-089-9005
  • 在線咨詢
  • 微信二維碼

钱宾四先生有言,“欣赏文学就是享受人生,这是人生的一大秘诀”。谈到读诗时,睿智的老人说道,“我们对人生本身也需要欣赏,而且需要能从高处去欣赏。最有效的莫如读文學作品,尤要在读诗。”无独有偶的是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也曾说过,个体自我的每一次伟大提高,都源于同古典世界的重新接触。

如何接受古典文化,把穿越迢迢時空的古典風雅的詩歌精神與詩意人生融入現代生活,獲得生命的愉悅與境界的提升,這是文化閱讀的一個重要課題。在北京有幸得識才女彭崑。彭崑祖籍江蘇彭城,自幼受家庭文化影響研習音樂,主修鋼琴,癡迷于古琴與古典詩詞,旁耽文學寫作,深愛書法藝術。在《今古同心》中,彭崑以其女藝術家的詩意之筆,表達著她閱讀古典詩詞的心靈感受。

“千裏江南,正飄著冬夜的雪,一片靜寂,梅花初放……我想折一枝寄與你——我遠方的知己,雪堆積,路迢遞,雁書空寄,陣陣寒涼與無力,多少無奈,一身離愁……”這種彭崑現代散文詩的句式與表達,與千年前姜白石的詞境遙相呼應,仿佛把《暗香》的詞境拉到了眼前,但與姜白石不同,這種筆下情調,不是姜白石的“春風詞筆”,而是彭崑她自己的冬雪哀愁,離人情愫,傷懷骊歌,主題是知己難遇,知音難托。借古人之杯盞,澆的是自己的塊壘,而讓人歎服的是,雖是兩種情懷,但在意境上,卻又仿佛曲調暗合,像是尺八與黑管,輕和著同樣的旋律,異曲而同工。

一個詩人在揚州十年一夢,贏得青樓薄幸名。一個詞家爲之賦詞,一首慢詞,寫盡揚州的物華人事,曆史滄桑,詩人身世。“縱豆蔻詞工,青樓夢好,難賦深情”。這種情懷因爲一個“難訴”的意緒觸發彭崑的情懷,于是她的新賦“爲誰而生,爲誰而賦”之訴,更顯現代人知音難覓之痛苦。這種痛苦與陳子昂《登幽州台歌》中那種“前不見古人,後不見來者,念天地而悠悠,獨怆然而涕下”如出一轍。事實上,彭崑另有一篇便是解讀陳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。同樣的情感寄托,我理解彭崑爲何三致其意,又選了辛稼軒的《摸魚兒》作心解,爲的就是“千金縱買相如賦,脈脈此情誰訴?”

這樣一本文集,不是其他詩歌欣賞類讀物所可比擬的,這是以心會心,以詩解詩,以一個當代生命和詩歌境界中的無數詩魂、心靈進行生命對話,在對話中勾兌了古今生命體認,從而我中有你,你中有我,“古今一心”,使得一個生命擁有了若幹個生命的情感體驗,仿佛“活了無數世,經曆了無數次人生”。最後值得一提的是,書中的41首詩詞都精心搭配了梁永琳先生的書法作品,以書境呈詩境,爲彭崑的文字作藝術的腳注,堪稱珠聯璧合。

自費出書 職稱出書 學術出書

友情鏈接:

| 學術出書| 自費出書| 職稱出書| 網站目錄| 香港出版社| 香港出書| seo外包| 發表論文|

版權所有常州真人线上娱乐文化傳媒有限公司   網站備案號:蘇ICP備18046276號   出版物经营许可证: 新出发苏D字第X188号   

联系电话:4000899005